丘陵秋茵

城前长着草,如今三尺高

  腾起的火焰染了半边天,扯着乌云,携着寒风,骤雨急降,连着沾湿脸庞。
  城上一人孤零站着俯视昔日河山,在疾风骤雨中肆意狂笑。
  城下一人率着万马兵临城下的身姿卓越,潇潇洒洒俊逸非凡。
  兵戎相见不过是个笑话。
  国库早已挥霍殆尽,百年间积蓄的只是一堆腐虫臭蚁,这个国家从根开始就已经烂到底里,拿什么跟正兴荣的国度相比。
  怎么办呢——
  到最后我也落得个笑话。
  ……
 
  当长矛贯穿胸口那刻我的意识依旧清醒。
  那肺部挤压的气体勉强使我得以苟活。
  可是那压抑的,喘不过来的空气一阵一阵敲击我的大脑,带来一抽一抽的绵长的痛。
  身后是滚烫的火焰,泛着红光,滔天怒吼。
  恍惚间,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
  黑色的外袍罩住全身,脸被遮在阴影之下,但是那双黝黑的眸子闪着金色琉璃般的光彩,灼灼生辉。
  就像身后舔舐天空的巨焰,在浓墨铺撒的黑暗里尤其显眼。
  大概是为了证明什么,他帽子上下晃了两下,大概是在打招呼。
  他是在问好。
  我向他回以目光。
  “又见到你了。”
  我用沙哑的声音这么说着。
  他晃了两下,没有出声。
  从一开始对他的回答不报以期待,所以并没怎么在意他的态度。
  后来我开始自顾自的自言自语起来,不过后来就没了声,糟糕的状态不允许我再做任何挣扎。
  黑色的袍子露出了金色的眼眸,摧残的琉璃在眼中流转。
  不同于从前的淡然,现在他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躁。
  不知为何,叫嚣的气焰充斥胸膛。
  大抵是回光返照罢。
  “八年时间……你为我披上黄衣,从容冷静的遵守那个可笑的承诺,甚至不顾……你沾着的……那几十千百甚至上万人的血液。即位起……已有三年,白纸也染成黑墨,黑白终颠倒色彩……此刻,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个破陋的败寇。”
  深吸一口气,眼前已经开始幻出虚影,胸口也疼的眼睛泛起泪光。
  “我……是王……只能是王,不然……我将一无所有……”
  “我是……这里永远的王,得是……这里的王……我将与此地同存亡。”
  即使死亡已是结局注定。
  他愣了会神,眼睛望向一旁。
  心里不知怎的,突然开始发笑。
  这人,他原本也该个磊落人物,却偏偏跟了我这么个废物。
  他的身影从此只会停留在历史烧焦的那页。
  成王败寇向来如此。
  但是啊,不甘心。
  双腿依然笔直的站着,我不甘心就这么倒下。
  像是厌恶着什么,用看虫子时露出的糟糕表情朝城下望去。
  现在脸上一定很精彩,不管是他还是我。

  这可不好……
  眼睛瞟向别方,我笑着低声轻吟。
  寒风呼啸,迎风而立。
  瓢泼大雨顺着破败的战旗四处溅洒,大颗大颗的水滴流入衣内,寒气浸入骨髓。
  从一开始……就被注定了胜负。
  ……
  能怪谁呢?
  谁也不能。
 
  ……
  天上挂着的银月散发着醉人的光辉,我不禁沉醉。
  那里有光啊——是我曾经不住向往的乐园。
  双手挥着,不断高举,越过半肩,伸过头顶。
  此刻,我眼里只剩那片光晕。
  肆意的硝烟裹挟战火,吞噬着我的不甘。
  张着嘴,喉间雨滴滑落,鼻尖嗅到轻轻草香。
  恍若一瞬如梦。
  ……
  意识渐去。
  寒意袭来。
  头上一轮清月,月下一座孤城。
  火光压过密雨冲天怒吼。
  燥热的空气令人窒息。
  ……

  往后,三年已去。
  朝旧城望去,只看——
  城前长着草,如今三尺高。


“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我想把自己扔到河底。”
“那里清静。”

是很早的脑洞所以就列出来了(´ . .̫ . `)
↑语言对话依旧小学生x
↑这一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改进,所以只能减少对话了x

给看到这里的人比小心心❤!

老人

  雨一如既往的下着,淅淅点点就那么一会,便没了。
  老人抖了抖雨衣,脱下来叠齐收拢放在一旁。
  那只老猫一动不动的赖卧在怀里,咕噜喵呜的声音扰散了袭来的困意。
  脸上架着金框的滚圆眼镜滑落在鼻梁上,漆黑的双瞳静默的目视远方,呼吸渐长。
  怀里那只老猫喉咙滚动,嘶哑的低鸣集聚了仅有的注意。手指抚动,恍惚间能看见那黑色干枯的毛皮散发着昔日黯淡却又耀眼的黑色光辉。
  这猫似乎是被摸得舒服了,翻着干净的瞳孔,嘴唇凑近老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指,长着倒刺的红嫩舌头不紧不慢的开始舔舐。
  尽管雨后快近黄昏,日光却是十分充足,映着老人生长皱印的脸庞,宽厚的身影像个柔和的巨人,尽管他身形看上去是那么瘦弱。
  老人的手指被猫弄的开始泛红,他带着笑,收着手指逗弄着老猫。
  有人在远处皱着脸弹唱,老人依旧笑着,闭上眼睛,鼻尖飘过青青草香。
  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他是个小有名气的青年钢琴手,乐符在有力的指尖上跳动,奏唱世界芳华。
  然后青年老了,和他的妻子一同。
  这对老夫妻无儿无女,对生活依旧热爱与向往。
  之后,这对夫妻收养了个病弱的女孩。
  那个女孩坚强而又自卑,她不仅身上,甚至是脸上都有着被大片烧伤的痕迹。
  后来接着的五年,女孩大病不断,为了治疗耗尽钱财。
  老夫妻离离合合成了旧夫妻,女孩的笑容最后被挂在墙上,而下面是烧着的袅袅青烟和几块蔬果。
  最后只剩下老人,那个坐在椅上抱着老猫的老人。
  老人的嘴角压着笑,怀里抱着伴了他多年的老猫。
  老猫是老猫,是一直赖着老人的懒猫,也是被老人捡回来的野猫。
  老猫身上也有被烧伤的大片痕迹,和女孩一样。
  喵呜的躺在怀里,蹭了蹭老人伸来的手心,伸了伸腿,便一动不动了。
  老人的脸上染着夕阳的火光,像极了蜡烛最后挣扎的红焰。
  滑落至鼻尖的镜框掉在了膝上,老人于此沉沉睡去,在雨后干燥闷热的空气里失了动静。
  夕阳带着仅剩的温热,从西边落下。
  路旁点起的路灯,从老人身旁照下,他的影子像针一样的长,指着心所向往的远方。



xjb乱写的,纯粹考试完空虚,所以字里行间毫无逻辑可言。
懂自己小学生文笔,只是纯粹为了打发几个月的无聊假期(´ . .̫ . `)
可能只是单纯习惯上学有事做的感觉,所以现在没事找事做嘤(
给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小心心❤(・ω・´)